盖世神医

第1650章 灵山圣僧的过往

狐颜乱语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荔芳文学nslifang.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叶秋御剑离久,身影,叶秋先火堆旁边。

,头顶光秃秃,穿身僧衣,正灵山雷音寺——

花!

元神。

干什?”魏忌目视叶秋消失方向,问

“此路向东,便横断山脉。”

闻言,魏抹惊色,接:“横断山脉?什方?做什?”

:“魏皇记错话,很父亲,魏皇朝皇帝,曾经死山吧?”

忌脸色沉:“?”

花微笑:“父亲进入死山,平平奇,众,资质普通,修普通,魏皇朝边缘物。”

死山路高歌猛进,仅修暴涨,段。”

间,父亲便强者,暗谋划,拉拢臣,政变逼宫,逼爷爷让位,坐魏皇朝皇帝宝座,”

“至曾经排挤父亲整死囚禁。”

父亲命运转折点死山,改变,横断山脉,机缘。”

吗?”

忌沉默语,候才知

错,父亲本资质普通,众,正皇室遭受排挤,死山。

魏皇朝派进入死山,魏父亲并,谁料,父亲死山跟变挂,圣,坐皇帝宝座。

次离乾,死山候,父亲,讲述曾经进入死山经历。

父亲告诉父亲命运改变,曾经死山横断山脉,柄剑套剑法,飞冲

父亲父亲横断山脉机缘,独霸强者。

,瞳孔猛,震惊花问:“父亲横断山脉机缘,尊圣强者,莫非,雷音寺?”

花点头微笑:“魏皇聪明。”

雷音寺

:“父亲谁?”

花回答:“正师父。”

灵山圣僧?

狂震。

传闻,千百万高僧,苇渡江,降临西漠,西漠传法。

,西漠便佛修聚集

佛门,众势力,其,实力便须弥山。

须弥山方丈佛法高深,修,慈悲怀,善,救苦救难,世皆称佛祖转世。

西漠其佛门势力,被须弥山方丈感化,统统拜入须弥山。

此,须弥山统帅西漠佛门,普度众

片祥,与世争。

数万,灵山圣僧,改变西漠。

灵山圣僧孤儿,四处流浪,差点饿死,被尚救

尚,正须弥山佛修。

灵山圣僧饱饭须弥山佛修西漠,正式加入佛门。

谁知,灵山圣僧拜入须弥山吃懒做,屡次破戒,因此次遭受惩罚。

次,灵山圣僧抢夺商队财物,轻貌给尖亡,灭口,灵山圣僧商队全部杀

知犯饶恕罪,连夜逃,久,被抓,废除身修,被赶须弥山。

,灵山圣僧便须弥山恨入骨,感谢须弥山恩,须弥山。

灵山圣僧遇奇遇,身修恢复,再进入死山,横断山脉,机缘,此隐匿千

,灵山圣僧再次候,已经尊圣强者。

誓言,往西漠,荡平须弥山,足足杀十万八千,须弥山血流河,据须弥山条漏网鱼。

条漏网鱼,被众高僧合力阵法送,至死,知。

灵山圣僧灭须弥山,寻座山头,建造雷音寺,称圣僧,座山头改名灵山,始传法。

流逝,知已经,久,拜入灵山雷音寺香火鼎盛,实力越越强。

忌怎父亲横断山脉机缘,居师父。

吧?”

:“父亲师父死山,横断山脉机缘,改变命运,相识微末间,算患难交。”

“正因师父才救。”

“魏皇猜错话,死山,横断山脉吧?”

“师父父亲虽机缘,,横断山脉机缘。”

“魏皇,今,取机缘,何?”

相关小说

我可不是侦探 都市 / 连载
我可不是侦探
海底漫步者
网文填坑节来袭,独家番外连载爆更,大佬包场免费看。聪明又英俊的少年,意外穿越北海道,结识一名冷静、聪慧的黑长直推理少女,在这个日本警方被称为“只会领薪水的饭桶集团”的世界,联手巧妙推理演绎,破解无数悬疑难题……这当然是不可能的。这儿实际上说的是,一个少年,惨遭雷劈穿越北海道,因缘巧合之下,意外结识一名号称“东玉町智力担当”、“未来的名侦探名刑警”的笨蛋推理少女,然后一脸和善的将这个憨憨榨出油来的故
24万字1个月前
情予温寒 都市 / 全本
情予温寒
欲晓
情予温寒作者:欲晓文案为何人人看了都想踹一jio攻的蛋子?原创小说-BL-长篇-完结双性-高H-产乳-强制爱生子一个(伪)性冷淡在撞破受的身体秘密后产生强烈反应然后啪啪打脸的集禽兽与憨憨于一身,只有名字高冷的攻。一个软糯磨人却不自知的受。一个伪性冷、伪强制,偶尔有点憨有点滑稽的故事
54万字4个月前
深陷 都市 / 全本
深陷
程与京
丛京从小于沈家长大。沈家人人都对她很好,唯独那个斯文优异的沈家哥哥。沈知聿对外温柔礼貌,为人冷静自持,独当一面,是圈内名声最好的公子哥。然而只有丛京知道他的真正面孔。男人温柔摘下眼镜,视线慢条斯理锁定她:“阿京要叫我什么?”听到他的声音,丛京背脊下意识僵直,手心都出了汗。丛京跟了沈知聿快两年。守着他们心知肚明的地下关系,最终不愿再做菟丝花,顶着压力和他提了分手。当时沈知聿只坐着,指间掐着烟,眼皮都
40万字5个月前
顾秋陈燕 都市 / 连载
顾秋陈燕
西楼月
天骄之后,红颜当道!这是一个励志的奋斗故事,西楼月笔下的官道,红颜——在斗争中成长,在成长中暧昧,在暧昧中爆发——顾秋的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504万字一年以前
你是否会想起 都市 / 全本
你是否会想起
年倚
梁今月当年追江序追得轰轰烈烈,自认使出浑身解数,他依旧无动于衷。追得太累,她索性换了个人喜欢。-再次遇见江序,是十年后的一场相亲。他坐在对面,表情冷淡一如当年,陌生人一般向她自我介绍。她没忍住问,“还记得我吗?”他目光在她脸上停留数秒。怎么可能不记得?那个喜欢他喜欢到一半又跑去喜欢别人的女人。-婚后某天,梁今月忽然翻起旧账,说当年追他千辛万苦,他冷眉冷眼。江序不由冷笑一声,“如果每天来问我一句有没
29万字6个月前
茫茫 都市 / 全本
茫茫
顺颂商祺
老男人推拉过招秦舟跟柏知望同过窗共过苦,如胶似漆地谈了十三年。可是后来胶和漆好像都不太黏,两个人开始磕绊,连说句好话都费劲。这天他们又大吵完一架,柏知望关上门,走了。等半天不见人回,秦舟气得心肝上火,跑出去撒野:“走是吗,当谁没长腿不会走?有本事我们就这么耗着!”弯月衬着单只人影,可怜见的。正挨着冻,秦舟肩上忽然多了件外套。“没走,”柏知望把他裹进怀里,叹口气说,“刚刚是给你买花去了。”秦舟回头一
18万字6个月前